首页 »

为投行交易员叫外卖的学问

2019/9/11 23:22:35

为投行交易员叫外卖的学问

 

《舌尖上的中国2》的热播又在华人圈掀起一轮美食热。国民在衣食无忧的今天重燃怀旧风,纷纷开始追溯失传的料理和祖先的味道。看着电视里的一道道美食和讲究的烹饪做法,我的思绪却被带回另一段和吃有关的真实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是我的发小,且称他A君。他从小就聪明,后来成了人人艳羡的交易员。好几年回家过节大院里几个一起长大的小伙伴聚餐,十有八九埋单都是他来。更让大家佩服的是他还会吃,不仅擅长订餐点菜,对选用的食材和烹饪的火候都讲的头头是道。 不过大概只有多年来一直听他各种吐槽的我,才知晓他和吃背后的恩恩怨怨。

 

在华尔街买咖啡

 

A君高中毕业便赴美求学,大学三年级阴差阳错被校友推荐进了华尔街一间老牌投资银行的外汇交易团队做暑期实习生。那是2007年的夏天,投行的顶峰时期,大家不相信金融大危机的存在,也不在乎何为伦敦鲸[见备注]。

 

彼时各大投行都鼓吹着金钱文化,与并购团队没日没夜地加班上项目不同,交易台像是狂欢的派对,交易大厅每天都充斥着交易员兴奋的谩骂或者叫嚷,时不时诞生几个为银行日进亿金的天才。

 

还记得A君跟我说,他那间银行最牛的交易员往往拥有十几个屏幕,上上下下堆叠起来,显示着花花绿绿不知所谓的点和线。他时而对着键盘一通噼噼啪啪,时而站起来大吼几个交易术语或爆一句粗口,完全无视其他同事的存在。交易主管对他总是笑脸相迎,殷勤备至;而销售团队的主管每次来讨论对客策略,也要带上团队里最甜美或是裙子穿得最短的女销售。

 

当时,一个出色的交易员通过自营赚得的钱往往超过其他部门一年的收入。银行当然把他们像神一样供着,年终奖金毫不吝啬,比某些高层都多,生怕被其他同行挖角。银行外则相信,最聪明的人都进了投行。而聪明人中最聪明的,才做得了交易员。

 

A君就是怀着这样莫名的崇拜,第一天穿着周末才买的西装战战兢兢被美女秘书带着穿过交易大厅,来到外汇交易台前。传说中的交易员们并没有理会这个新人,A君对着自己仅有的两个屏幕,觉得霎那间和身边忙碌的世界格格不入。

 

然而,这样的想法很快在上午十点左右的时候被彻底打消了,因为一个年轻的交易员站起来升了升懒腰,说是不是应该喝一杯咖啡。A君就这样被派往楼下对面的星巴克去买咖啡,嘴里还反复念着每个同事的要求:X君要脱脂牛奶但加倍咖啡,Y君要低脂牛奶,脱咖啡因……

 

其实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星巴克可以喝出这么多名堂。不幸的是,A君还是没有记全交易员们的所有要求,还搞混了两个人的咖啡。高高在上的交易员们丝毫不隐藏他们的不满,彼此大声抱怨着,交易大厅里顿时都知道他们团队请了一个连咖啡都不会买的实习生。

 

然而,A君是一个乐观且适应力很强的青年,并有着中国人顺从又细心的美德。他特别准备了专门买咖啡的记事本,详细记录每一次每一个人的要求。很快他不仅能买到所有人都要的咖啡,而且对每个人的口味都了若指掌。

 

X君慢慢地再也不对着隔壁组的女销售大讲特讲和实习生有关的段子了;Y君则满意的呷着自己的咖啡,偶尔叫A坐在他旁边,讲解几句如何在纷杂的市场中划出那几条关键趋势线。其他组的交易员们也注意到A君周到的服务和谦逊的态度,也开始频频拜托A君带咖啡。

 

随着A君业务量的上涨,乃至于每次他迈进星巴克的时候,为了避免妨碍其他顾客,店长都会亲自迎接他到另外一个收银台位,并对其他好奇的顾客解释说“他是个交易员”。

 

到A君实习结束的时候,交易员们都来和他道别几句。他还记得Y君不舍地看着他,说“你是我们有过的最好的实习生,我们所有人一定都会在主管面前极力推荐你的。”后来A君真的收到该银行的全职录取通知书,而且是史上第一个收到该行外汇交易部门录取的中国人。

 

在香港叫外卖

 

后来A君终于回到了亚洲,找到一间美资投行香港分行初级交易员的工作。和美国不同的是,这里的交易厅比较安静,A君觉得一方面是金融危机市场不景气的因素,另一方面还是归结于中国人比较含蓄内敛的性格。对着四个屏幕,A君又多了份宾至如归的感觉。

 

然而,他的想法在上午十一点半左右的时候被彻底打消了,因为一个三十几岁的香港交易员突然提高声音,说我们中午叫哪家的外卖。A君才意识到香港不仅复制了华尔街的交易体制,连咖啡惯例也原封不动地照搬了过来。就这样A君接过一张简单印制的外卖纸,拿起电话拨通了一间茶餐厅的叫餐热线。

 

有了在美国买咖啡的经验,他格外留心地记下了每个同事的特别要求,S君要沙爹牛肉汤河,汤面分开;P君要冻奶茶,走冰少甜(不加冰块并少放糖)……其实A君也是第一次知道茶餐厅的外卖餐也可以有这么多讲究。

 

除此以外,A君还要面临新的考验:内地长大的A君除了英文只会讲普通话,而回归多年的香港大部分老百姓讲的还是粤语。A求助地看着香港人S君,但S君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似乎在忙一个大单。好在香港是一个国际化城市,茶餐厅老板也迎来送往了不少了内地和国际游客,在A君普通话外加英文的多遍重复下,终于对方似乎终于记下了全部的项目。

 

A君放下电话,窘迫地偷看了下四周,一是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声音太大,整个交易厅似乎都听见了他费力的叫外卖的全过程;二是他试图从周边面无表情地脸上寻找一些线索,以防他刚才错误地传达某些细致的烹饪要求。

 

不幸的是,茶餐厅老板的确记错了一些要求,还漏送了一份餐。交易员们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把所有的不满都写在脸上。那天下午,没有一个人同A君讲话。

 

A君有些沮丧,但他还是不甘心多年的交易员梦止步在吃饭这件小事上。他专门请了一个粤语老师学习朗读外卖纸上的每一个单词。但亚洲美食繁多,香港交易员们对吃也似乎更为讲究。A君不仅记不住所有菜品的粤语发音,也难以把握每个人的口味和要求。

 

比如如果交易员们吃日式料理,他们会特意地注明对每一款手卷所用的紫菜,米饭和馅心的要求,其细致程度让寿司店的师傅都不禁蹙眉。适逢市场比较清淡的周五,交易员们则为午餐倾注更多心思,比如某人点名要旺角的肠粉配上环的粥。此时的A君格外怀念大洋彼岸那些不讲究吃喝的美国同事。

 

A君还发现中餐厅的确难以媲美有着全球化信息系统管理的星巴克,总是漏计或者弄错他的订单,他不得不花双倍时间在电话里和老板反复确认。另外,美国同事如果在叫咖啡的时间不在位置上而错过了一轮café run往往不是很在意,但香港同事会因为A君某一次叫午餐没有等她回来,写给A君一封标题为“请记住我每天都要吃午餐”而没有正文的邮件。

 

从此以后,A君往往绞尽脑汁,一边拖延饥肠辘辘的一些人的叫嚷,一边通过电话,邮件,短信等方式尽快联络到不在位置上的另一些人。让他头痛的,还有一些同事总是忘记给他餐钱。他常常盯着自己制定的每日点餐明细表,而陷入如何含蓄提示某位同事已经累积欠了他2000块餐费的深思。

 

A君时常感慨,同胞不仅将美食发展得千变万化,磨练新人的手段也是让大洋彼岸的同事望尘莫及。

 

后来,A君的交易台上终于又来了新人报道,叫餐的重任也就自然而然地落在了新人的头上。A君为了庆祝自己脱离新人阶段,第一天就为自己叫了丰富而细致的午餐。然而,买回来的外卖还是和自己的要求大相径庭,他看着新人似乎要哭出来的歉意的脸,突然看到了两年前的茫然而又顺从的自己。

 

那天A君给我打了一通很长的电话,他说,的确交易员不易且压力非比寻常,但通过捉弄打压新人来发泄是老牌投行的恶习。一些交易员们不仅把这样的恶习带来亚洲这个新兴市场还借助中华美食的丰富细致将其发扬光大,完全摒弃了中华谦卑的美德和十几年来的精英教育。他决定不再顺从这样的恶习,而且还要改变这种恶习。

 

几个月后,我问他的近况如何。他高兴地说,他的主管越来越赏识他了。我说那现在你午饭怎么吃。他吞吞吐吐地说,小朋友买。沉默了几秒后,他又说其实这么多年的惯例存在有其道理,比如它可以磨练新人的情商和服从性,每个交易员都必须过这一关,受不了的就要淘汰,入这一行就要按照这一行的游戏规则来……

 

几年之后,A君又打了通电话给我,说他的老东家因为怀疑操纵市场被调查,作为主管的他也已经被辞退了。他说监管越来越严,银行都停止了自营交易,转向鼓吹什么企业文化了,而他则打算建个O2O的叫餐网站,网罗几家银行区域附近的各家小店,外包交易员叫餐的服务。

 

备注: 2012年摩根大通伦敦分行的交易员布鲁诺·伊克希尔因为不恰当的自营交易,造成摩根大通亏损65亿美元,为史上衍生品交易最大的亏损,同时也造成信贷市场的剧烈波动,这一事件被称为“伦敦鲸”。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陈抒怡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