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外媒眼中的中国初创企业加班族

2019/9/11 23:22:35

外媒眼中的中国初创企业加班族

安迪·吴是上海一家初创科技企业的实习生,才工作几个月,她已经把企业当作自己家了。她说,那里很温馨,有供人即兴演奏的钢琴、装满了饮料和零食的冰箱。每天公司的厨师还会准备自制的汤,有时候是牛肉汤,有时候是绿豆汤。对于经常要加班到晚上的研发部门,每天晚上10点还会有夜宵送上门,累了,小阁楼上还有床供他们歇息。

 

中国人工作时间世界最长

 

安迪在销售部门工作,这个部门需要长时间工作,从早上9点30分工作到晚上9点30分。 当记者到访她办公室的那天,她刚吃完午餐后正犯困,于是她到阁楼上小憩一会,把鞋脱下,整齐地摆放在文件架旁。但是安迪没有丝毫的抱怨。这种奉献精神在中国的初创企业中很普遍。

 

“每个人都希望在离开办公室之前把工作完成”,安迪说,“每个人努力地工作想要体现他们的价值。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我们并没有很多员工,所以每个人都身兼数职”。

 

在中国任何一个行业,长时间工作都是一种普遍现象。据北京师范大学的一项研究估计,中国人平均每年工作2000-2200小时,根据经合组织的统计,中国人的工作时间远远高于美国人(1790小时)、荷兰人(1419小时)、德国(1371小时),甚至是日本人(1719小时)。

 

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加班。在今夏中国疯传的一个视频中,一位上海业余合唱团唱了一首名为《感觉身体被掏空》的讽刺歌曲,歌曲称他们的状态为“加班狗”。“谁需要睡觉?多浪费时间!当PPT成为维他命,谁还要吃饭?”他们唱道。

 

中国2014年的一份对于劳动者工作时间的研究发现,中国的工作文化成为中国作为一个强国的障碍。根据北京师范大学商学院主任赖德声的说法,削减工作时间不仅能提高工作效率、促进员工健康,也能促使经济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型。

 

成本和速度的竞争

 

与其接纳上述建议,初创企业特别是那些科技初创企业更愿意让员工加更多时间的班。夜宵是一种安抚,有些公司如白山云(BaishanCloud)公司设置了一些铺位,让员工可以小憩或者熬夜加班时能休息一会儿。许多初创公司效仿像阿里巴巴那样的科技巨头,据说阿里巴巴员工加班的时候在公司里搭帐篷过夜;而华为公司则以他们的“床垫文化”为傲,华为的工程师们在他们的办公桌下都放了一个薄床垫以备加班时之用。

 

据彭博社报道,尽管有对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仍有大量风投资金正投向中国——在2015年达到了创纪录的370亿美元,是前一年的两倍,使得科技领域的竞争愈加激烈。

 

中国初创企业的工作场所文化比在硅谷的那些初创企业有更苛刻的要求,启明创投(Qiming)的联合创始人之一盖瑞·瑞斯切说道。

 

其中一个原因是许多科技初创企业,它们的商业模式并不是基于独特性,而是复制其他公司的模式。如此一来,他们只能以两种方式去竞争,成本和速度。当你以低成本和高速度去参与竞争,那么就只有一种文化能够成功,那就是每天24小时、一周7天、365天都拼命工作。

 

肯·许是上海一家风投企业戈壁投资(Gobi)的合伙人。他说,对许多年轻的科技企业员工来说,没有像样的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工作就是他们的生活。很多人离开家乡来到城市之中,也没有家人和朋友,所以他们宁愿留在单位加班赚钱,或者在较长的午餐间歇时与同事交际。一些有资金的初创企业还能提供舒适的环境比如高速的Wi-Fi、电玩游戏和免费的餐点。

 

“他们可以在休息的时候玩游戏,与其他人聊天”,肯说,“当他们回家后,他们做的事情也是一样的,玩游戏和看视频”,他说,“这并不仅仅是工作,这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他们不想回家,他们就想呆在公司”。

 

硅谷模式

 

依图科技(Yitu)是一家专注于计算机领域的企业,它开发人脸识别和以图像辨识汽车的技术,这家公司尽心营造一个舒适的办公环境。联合创办人之一里奥·朱在美国学习和工作了10年,获得了南加州大学的博士学位,并在麻省理工学院进行过博士后研究。当他回到中国开设自己的公司的时候,他寻求把一些美国初创企业的文化带来中国。

 

虽然工作时间是很长,但他说,时间是弹性的——员工可以有较长的午餐和晚餐时间,那些有家庭的员工可以早来上班因而可以在晚上8点前下班。休息室内有桌上足球和Xbox游戏机——员工们无论男女都喜欢玩,在周六的时候公司还组织员工们一起打篮球。

 

在办公室内,里奥亲手为员工们挑选了带着头枕的人体工程学座椅,每张椅子价值3000人民币。员工们的穿着也是休闲风格,T恤衫、短裤和网球鞋。每周,公司还会举办一场类似TED风格的研讨会,探讨新计算机科技和理论。

 

在依图,长时间工作是既定的,减去午餐和晚餐休息时间,工作时间通常长达11小时,因此里奥试图创造一种至少具有刺激性和启发性的办公室文化。


 
信任问题?

 

以办公室为家也有明显的缺点,效率是一个问题。


    
瑞斯切说,现在有一个趋势,在中国许多创业企业认为员工在公司呆到很晚才被视为加班,类似于许多日本企业在上世纪80和90年代的做法。“真的有必要让员工呆那么晚,日以继夜地工作?”他问,“中国社会没有太多的信任,所以如果你不被看见,那么你在做什么?”


 
疲劳是另外一个问题。初创企业的员工在他们的睡眠被剥夺时是最有效率的吗?而它又如何影响创业成功的另一个关键因素——创新?

 

沈爱翔,一个年仅24岁的在线野营服务提供商易露营(Eluying)创始人,他清楚地意识到这些风险。他补充说,成功的高科技初创企业必须找到正确的平衡,但他认为更少的工作时间并不是一个正确的选项。

 

他的公司自从两年前上线后获得了高速增长,他在今年夏天接受了第三轮2000万元人民币的投资。他的员工也扩展到了60人,他们全部都在30岁以下。他们中的多数人一周工作6天,每天都工作到晚上9点以后,但没有产生什么负面效应。

 

“事实上,我不鼓励员工在办公室里睡觉,因为我认为更好的睡眠,特别是在他们家里的睡眠,可以带来更好的工作质量”,他说,“在中国的大多数创业公司不需要那么多的创造力。他们最需要的是执行能力,更重要的是要招聘更多的员工来执行,把创造力的工作留给管理层”。

 

像里奥一样,沈爱翔相信激励高学历、独立思考的中国90后成员的动力是通过其他手段——如公司更多的所有权和他们能信任的工作文化。

 

他解释说,今天中国的年轻人不像以前的几代人那样关心是否能加入一个成熟的大公司。是否有个稳定的工作对他们的影响可能是微不足道的,更吸引他们的是创业的兴奋,享受那种从无到有的成就。此外,每周工作60到70小时对他们来说也是可以接受的。
    
(栏目主编:杨立群;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